黄虹:“互联网+医疗健康”不能游离于医院信息化体系之外

2019-07-30

 

“如果没有医院信息化和互联互通的基础,互联网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信息孤岛。所以‘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所有应用都可被视为医院现有信息化的重新汇聚、总结和开发。”日前,在CHIMA 2019“互联网+医疗健康”分论坛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简称:华山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黄虹表示,医院发展的背后离不开信息化支撑。同样,“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发展也不能游离于医院整个信息体系之外。

作为一家百年老院,华山医院始建于1907年,目前共有包括华山本部总院、东院、西院、北院在内的四个院区,多院区也对该院信息化建设提出了更大挑战。2018年4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华山医院远程会诊中心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也就此开启了国内医疗机构新一轮“互联网+医疗健康”建设热潮。

“我们当时决心一定要把互联网医疗服务建设好,建成老百姓喜欢用、医务人员喜欢用的好平台。”黄虹坦言,总理对华山医院远程会诊中心的肯定,给予了该院全面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很大动力。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华山医院动作不断,从便民惠民出发,又将“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延伸至多院区协同和医联体等方面的建设中。

统一支付平台支撑便民惠民

实际上,华山医院早在2015年就从移动支付切入了互联网医疗服务建设。黄虹表示,“互联网+医疗健康”在医院里最先应用于便民惠民,以前主要是预约挂号和移动支付两方面,后来基于互联网技术手段建立起一系列便民惠民应用,目前主要包括自助服务、线上服务、电子就诊卡以及人脸识别等应用。

2017年开始,华山医院构建了多院区统一支付平台在黄虹看来,这是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服务的重要支撑,它为患者和医生都带来了很多便捷,主要解决了三个问题:一是统一支付,解决多院区、多渠道支付问题;二是统一对账,解决多财务对账问题;三是统一监管,解决信息、财务监管问题。目前,华山医院日常运营着华山医院App、微信服务号、支付宝生活号等多个移动端入口,支持预约、挂号、缴费、签到、候诊查询、报告查询等功能,而这些服务均以统一支付平台作为支撑。

“多院区支付虽然方便了患者体验,但给财务人员却增加了很重的对账负担。”黄虹表示,在方便患者的同时,也要考虑院内员工的工作体验。因此,包括多院区、多业务的财务对账也成为了该院便民惠民的重点工作。

黄虹认为,医院要联合各方实现跨品牌、跨平台的统一支付,同时还要保证自助服务和线上服务的一致性和多渠道。目前该院支持多支付场景,涵盖线上、线下、App和第三方支付,支持患者习惯使用的支付宝、微信、银联等主流支付应用。

“随着技术形式和生态的变化,医院内很多岗位也发生了变化,所以相关管理模式也要发生变化。”在黄虹看来,技术的推动有利于应用的拓展。一方面,“互联网+医疗健康”是方便患者就医的技术手段,但其实也是医院现代化财务管理的转型手段。比如,当大量自助服务和线上服务推出后,窗口财务人员越来越少,此时统一支付在本质上就是医院财务部门转型的手段。同样,近两年更多医院也在建设临床药师服务平台,窗口发药可能也会越来越少。

2018年,华山医院上线了电子就诊卡,跨平台兼容微信、支付宝、App等应用,用一张电子就诊卡实现了患者诊间缴费一卡直达、线下就医一码通行,并能在手机端引导患者就医全流程。“以前患者必须要到医院建实体卡,所以建卡是患者就医流程的第一道难关,目前我们实现了线上领取电子就诊卡,来院前就解决了很多麻烦。”黄虹认为,电子就诊卡除了实现缴费、就医通行和引导外,更重要的是还帮助医院进行了患者实名制管理。

“门诊全预约和分时段预约虽然是老话题,但每年都有新内容。同时,我们在后台上线了门诊排班管理,这使预约体系管理更加有序。”黄虹表示,统一支付平台的统一监管还实现了防黄牛功能,该院上线的门诊全预约管理系统支持黑名单设置,可通过设置规则进行有效干预和控制。

互联网医院助力多院区协同和医疗体建设

“原来临床对互联网应用和信息平台的认识还不够,通过近两年不断发掘推广,临床已经更多参与进来,并擦出了很多‘火花’,所以更要注重如何利用互联网拓展更多服务资源。”黄虹表示,为了实现多院区协同和医联体建设的同质化管理以及医疗资源的高效复用,除便民惠民外,该院还利用互联网推进了三项工作。

一是分级诊疗目前华山医院与上海市静安区和闵行区的两家医院实现了分级诊疗,主要是把危重疑难病例转上来,把慢病、康复等患者转下去。

承担对口支援和“一带一路”相关工作。华山医院每年对口资源较多,覆盖江西、甘肃、新疆、西藏等地区以及瓜达尔港医疗队。

是发挥专科优势利用互联网拓展服务资源。其中包括院士工作站、特色专科联盟以及个体化精准给药计算服务等。

华山医院的互联网医院被命名为“空中医院”,采用了基于互联网平台的“1+N”联盟协作模式,N代表不同专科或专病通过平台连接起更多二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构建起了医院与医院、科室与科室、医生与医生之间多层级的合作关系,包括医联体和专科联盟的会诊、转诊、查房、病例讨论、教学等服务都在互联网医院平台开展。

事实上,华山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平台采用了自主开发的模式,由医院主导互联网医疗应用建设,作为统一的资源平台充分发挥出各个科室部门的服务价值,而并非是简单定义的某个互联网应用。黄虹表示,华山医院的“空中医院”实现了多院区的系统互联应用和业务协同,以及多院区数据的统一管理。同时,在医院端也实现了多院区的协同、远程查房、远程交接班等服务。

我们的互联网医院其实是一个资源平台,只要怎么对患者好、临床好,我们就怎么样用互联网。”黄虹介绍说,“空中医院”开展的远程会诊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利用医院资深平台连接各个医疗机构;二是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远程会诊,但遵循的原则是所有第三方会诊平台都必须基于医院统一的会诊管理。

作为一家知名的三甲医院,华山医院每天要接诊大量外地病人,其中门诊和住院占比均超过50%,且外地病人复诊成本很高。因此,“空中医院”开设了在线复诊,其中患者端对接华山医院App、门诊微信服务号,医生端能进行线上复诊互动和开方。目前该院内分泌科、神经外科等特色专科均能在线复诊,并实现了医联体内病历、报告的信息互认。在服务延伸方面,目前该院处方流转和第三方药品配送在技术层面已经实现,待政策和环境成熟后再正式上线。

“互联网+医疗健康”不能游离于医院信息和安全体系之外

在黄虹看来,“互联网+医疗健康”离不开医院信息化基础的支撑。近几年,华山医院相继通过了国家互联互通成熟度和电子病历分级评价的高等级测评。同时,该院还以服务单元概念重新整合了信息化体系,将上百个系统按领域划分为不同服务单元,其信息系统结构已从需求导转换到以数据中心为导向。这些举措也为该院全面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

黄虹根据既往经验总结了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工作的两点感受。

一方面,要转变互联网医院还是基于传统信息工程项目的开发模式。不能用传统模式开发现在的应用,也不能把所有项目需求定义后再开发,因为互联网本身迭代很快。“不要把自己设定在框架内,必须不断倾听业务层面和患者层面的声音,从信息和业务的实现角度进行迭代式开发,这样的互联网医院才最有生命力。”黄虹认为,在医学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不断应用的今天,医院信息化体系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整个开发模式还是延续传统的信息工程管理思路。

另一方面,在利用互联网技术开展便民惠民的同时,更要注重患者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问题。目前,在互联网用户端出现了勒索病毒,一些医院也已中招。所以在整个医院互联网应用体系里,除了应用层面外,要与合作方探讨和应用更多基于互联网业务的安全实践和手段。

黄虹强调,很多互联网医疗服务还是要与第三方共建,医院要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吸引更多患者和提升更多专科影响力。但从信息安全的角度,医院需要设置相应的准入和退出机制。比如,华山医院就要求所有与该院互联的第三方机构必须通过三级等保,并要有效安全地管理各自入口和渠道,否则将被清退。

“安全性和应用性永远是一对矛盾,几乎所有信息化实践最痛苦的就是最后一公里路,走得很累,但还怕走错。所以大家一定要慎之又慎,明确安全底线、安全手段和安全风险都在哪里?”黄虹坦言,医院信息化昨天的一切就是今天的开始,要勇往直前,不接受新事物就有在路上被淘汰的可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